•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分析师文章详情

货币常识:金属之间的竞争

2020-09-17阅读 860 救赎说币 我要关注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统一币制,规定黄金为上币,半两钱为下币。由于半两钱过重,日常零星交易中多不用钱,黄金更是绝少进入市场流通。西汉为中国货币史上使用黄金最盛的时代,黄金最多用于赏赐,其次是库藏、平贾、朝觐、助祭、算赋、买卖官爵及民间窖藏。东汉以后黄金散于民间,市场用金渐少,黄金多用于贮藏退出流通。唐宋以后,白银逐渐进入流通,至明世宗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白银正式成为法定货币。
除了金银这样的贵金属以外,还有铁、锡、铅等金属不时被用做货币材料进入流通。在中国货币史上,铁是除了铜之外最多充当货币的金属,如南朝萧梁时(公元502—557年),由于铜钱币制的破坏,政府索性以铁钱代之,使铁钱跨上了法定货币的阶梯(《隋书·食货志》)。唐以后,商品贸易的发达,造成了严重的“铜荒”、“钱荒”,加之铜钱外流及封建割据长期持续存在,铁钱借以兴旺发展,敲开了中国铸行铁钱鼎盛时期之门。如唐代魏博镇管内铸行铁钱(《天工开物》)、五代十国时蜀地的铁钱等。到宋代,统治者干脆划出专门区域,大行铁钱。
铅锡钱在唐朝前期出现过。唐后期特别是两税法后,“钱荒”问题日益显露,替代铜钱的铅锡钱现于市场,经济较繁荣的“江淮多铅锡钱”,河东一带也有锡钱出现(《新唐书•食货志》)。唐代为维护铜钱地位,曾严刑峻法禁止铅锡钱的铸造和流通,但收效甚微。五代十国的割据者为解决管内货币不足的问题,开始由官方铸造发行铁、锡、铅钱。
官铸流通铅钱,应以五代十国时期闽王审知在后梁贞明二年(公元916年)所铸铅质“开元通宝”小平钱为最早。
南唐时期铸行铜、铁钱,开始铜铁钱等价并行流通,结果不久铜钱就被铁钱逐出国境,于是南唐政府正式规定铜钱一文当铁钱十文,货币从而得到稳定(《新五代史•南唐世家》)。五代十国时,铁锡铅钱和铜钱的比价一般维持在十文或一百文比一之间。此后,还有宋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蔡京当权时铸造的“夹锡钱”,即在铁钱中加入锡,“每缗用铜八斤,黑锡半之,白锡又半之”(《宋史•食货志下二》)。
到明代中后期,流通中的金属货币主要是白银和铜钱。其它金属已经逐渐退出流通。
 
古人多认为多种货币进入流通,可弥补流通中铜钱不足的缺陷。如沈括在与宋神宗关于“钱荒”的对话中就建议“今若使应输钱者输金,高其估而受之,至其出也亦如之,则为币之路益广,而钱之利稍分矣。”沈括建议以金银为币,以增加流通中货币供应量。但是,金德尔伯格在《西欧金融史》中讲到,“两种货币的效率比一种货币要低。”从货币学的观点来看,这种期望增加流通中货币种类,以缓解通货不足的建议,有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哪种货币能够成为计价标准的物质承担者,二是同一市场货币竞争势必产生“劣币驱逐良币”,增加货币种类除徒增货币流通紊乱外,于事无补。
 
同一市场价格标准必然是唯一的。胡如雷在《中国封建社会形态研究》中讲到,“有两种以上的货币同时并存时,实际只有一种货币能最终发挥价值尺度的职能,其他货币只有与这种主要货币相比较而确立价值比例关系后,才能当作价值尺度”。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也认为,“全部的历史经验总结起来不过是这样,凡是两种商品依法充当价值尺度的地方,事实上总是只有一种商品保持着这种地位。”相同地,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也讲过,“价值尺度的职能同价值尺度的二重化是不相容的。”试想,如果一个市场中,每种商品都有两个或更多不同的标价,货币流通和经济秩序的混乱是可以想象的。因此,在多种货币并行的局面下,保持市场秩序或稳定市场价格的惟一办法是相对固定多种货币之间的比价,但这一点在现实中很难做到,多种货币并行时货币流通的混乱就不可避免。
 
同一个市场或相互交叉重叠的市场中,如果同时流通两种及以上货币,就会存在着货币竞争,结果是只有一种货币主导流通。货币竞争有两条规则:“劣币驱逐良币”和“良币驱逐劣币”。
同一市场内部,如果政府强制管理不同货币之间的比价,货币竞争遵循的规律是“劣币驱逐良币”。较为准确的表述是约翰·乔恩在《货币史》一书中的说法:“如果政府以法律条款形式,对自身价值各不相同的两到三种流通中介形式规定相同的名义价值,那么只要有可能,支付将总是以那种生产成本最低的中介进行,而比较贵重的中介将从流通中消失。”币值被高估的货币(劣币)充斥市场,而币值被低估的货币(良币)退出流通。
与之不同的是,在边境或跨境贸易中,货币竞争遵循“良币驱逐劣币”。由于王权所不及,市场自发选择接受足值的货币。劣币不会出现在跨境贸易中。历史上西欧小国林立,政局变动频仍,跨境贸易是为常态。金德尔伯格在《西欧金融史》中说,封建领主用"铁、皮革、木头、铅、纸、盐等物制造的货币不能在领地以外流通",只能提供足值的、单位价值高的金银货币。
即便在国内市场上,如果政府没有确定不同货币之间的比价关系,而让市场来选择,结果也是良币驱逐劣币。比如西汉文帝时期鼓励民间自由铸造四铢半两钱、唐代开国后铸开元通宝等,市场上都曾出现过良币驱逐劣币的情况。
所以说,劣币驱逐良币还是良币驱逐劣币,根源在于是否有人为扭曲市场价值判断。由于市场供求关系波动是常态,政府极难确立不同货币之间的准确比价关系(金银之间兑换比率的变化无常是复本位制无法解决的痼疾)。结果就是,政府干预造成了劣币主导流通,良币退出市场。而政府放手或政府力量不及之处则是良币驱逐劣币。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结论,正是由于这些历史现象的存在,才使货币非国家化、在货币领域引入自由竞争的理论有了一些借口。
任何一个好的治理者,都不能容忍劣币充斥市场。在这方面,中外历史事实是,政治或者说统治者的意志屡战屡败。严刑峻法,各种手段,都没能扭转“劣币驱逐良币”规律的作用。原因是,“利之所在,法不能禁”。
 
“劣币驱逐良币”还是“良币驱逐劣币”,对货币金属的演变至关重要。其中既有政府法定铸币价值偏离其市场价值因素,亦有政府政令不畅时市场自发选择的因素。政府因素多致铸币面值低于货币金属市场价格的铸币退出流通,铸币面值高于货币金属市场价格的铸币充斥市场;政令不畅时,市场最愿意接受铸币面值与货币金属市场价格相当的货币。货币金属的变迁,应当是受上述规律制约。
古代中国铜钱长期占据市场流通主导地位,且铜铸币的重量,长期来看稳定不变,到清末期还有西汉五铢在市场上流通。但在铜钱流通历史上铜钱的重量多变,以铁、锡、铅等金属铸造的钱币也多次进入和退出流通。这种看似稳定,实则混乱的货币史,就可以用货币竞争来解释。
在秦王朝的统一政策中,施行最晚、效果可能是最差的就是统一货币制度。统一的货币制度直到始皇三十七年才正式形成,恰巧这一年也是秦始皇统治生涯的最后一年,这一年秦始皇突然病死在巡视途中。随后不久便群雄并起,这个以“黄金为上币,半两为下币”的统一的货币制度应当还没有顾得上普遍推行。彭信威在《中国货币史》中也认为,秦始皇并没有真正统一全国的币制。直到汉武帝之前,中国币制演变的主要任务,可能是在寻找适宜的货币单位。当时黄金与铜钱并不能产生竞争关系,原因是它们通行于不同的市场,且黄金主要起贮藏和支付作用,铜钱由于重量过大也不能普遍地用于商品交易。汉武帝确立五铢钱制后,货币单位有了市场能够接受的标准,市场也有了空前的范围和空间,不同质地的铸币之间货币竞争才真正开始。
铸币与纯粹的金属块不同,从一开始,铸币就打上了国家政权的标记。早期的铸币很受市场欢迎,因为它的标准化,节省了鉴别和称量成本,另有国家的信誉附在其上。在标准的铜铸币(五铢或开元通宝等)长期流通的历史上,与之产生竞争关系的金属铸币主要有两种,一是不足值的私铸铜钱和官府铸造的所谓大钱,二是其它货币材料,如铁、锡、铅等为币材的铸币。从秦始皇到清末2000多年来的钱制演化,从铜铸币的角度看,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的。
历代钱币演变的过程与改朝换代高度一致,每经一朝代就要循环一次。开国时期,大体上王朝所铸钱币,铜钱面值与铜材市值基本相符;社会稳定后,在社会经济恢复过程中,经济发展导致货币需求扩大,货币不足于用,开始出现铸币减值现象;接下来,统治者一旦尝到铸币减值、减成色的好处,各种伪劣钱开始大量出现;然后是铸造大钱,市场上恶钱泛滥,各种伪劣币靠政府信用强制流通;最后是社会动乱,大钱、恶钱失去信任,退出流通,市场上以物易物,贵重金属(金银,所谓乱世黄金)重出江湖。
宋代以后虽有纸币加入,也没有改变这样的铸币演变规律。“劣币驱逐良币”,恶钱充斥于市,好钱退藏。五代以后的“钱荒”,流通中良币铜钱退藏,是一个侧面的反映。历史上的统治者很少有自我检讨反省以及自我修复的机制,恶钱流通,非到商旅不行,市肆锁闭,物价暴涨,民不聊生,社会经济生活瘫痪为止。恶钱泛滥,往往会侵蚀社会经济肌体,临近政息人亡时,市场就不再信任靠统治者威权流通的恶钱,货币经济不可避免地崩溃。此时政府权威已经式微,这种情况下的商品交换,一是物物交换,二是用足值的货币交换,货币演化“良币驱逐劣币”规律开始起作用。新政权成立后,一时间休养生息,政治清明,统治者往往铸行铜钱面值与铜材市值基本相符的良币流通。历史上凡是立国较长的朝代(元代除外),基本上都是如此。
在统治者威权信誉笼罩下的劣币流通驱逐良币,到一定限度政治经济及货币体系崩溃后,失去威权支撑的劣币被驱逐出市场,市场交换又成为良币的天下。如此反复,形成了中国历史上主要铜钱重量单位(或者说货币单位)长期不变,但短期内货币重量频繁变更、币材相互替代频仍的局面。彭信威在《中国货币史》绪论中,深刻地指出这种货币体系对社会经济的破坏性。
 
铜钱长期在古代中国货币史上占据主要货币位置,客观的原因是铜钱适宜小农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铜钱是一种贱金属、细小单位的货币。《通典》卷九《食货九·钱币下》载:“大唐武德四年,废五铢钱,铸开元通宝钱。每十钱重一两,计一千重六斤四两。...轻重大小,最为折衷,远近便之。”每当旧朝覆灭新朝崛起之时,社会经济遭受战争洗劫,势必弱小,铜钱此时便为最适宜货币。从货币角度来看,秦到清末2000多年中国社会生产力多是循环,少见发展。
 
明代白银的货币化,是政府货币(宝钞)失去信誉的结果。明朝的法定货币,建国之初是铜钱。自洪武八年(1375年)起,又发行“大明通行宝钞”为法定货币,规定“每钞一贯,准铜钱一千,银一两。”但“禁民间不得以金银物货交易”。到洪武末年,白银在民间交易中多有使用,虽有严令不禁。洪熙年间,夏原吉一语中的,“今民间钞不通,盖缘朝廷散出太多。”随着宝钞币值的迅速下滑,民间交易多排斥宝钞,至成化时期(1465—1487年),市场流通不用宝钞,“朝野率皆用银”,白银逐渐成为实际上的主要货币。明世宗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政府规定解京银两皆倾注成锭,并纪年月、官吏及工匠姓名,从此,银两制度正式确立,白银成为法定货币。
 
白银成为法定货币后,市场上同时流通的铜钱和白银之间也必然存在竞争关系。彭信威在《中国货币史》中概括到,“银钱的关系,嘉庆年间是一个转折点。以前是钱贵银贱,嘉庆以后,变为银贵钱贱了。钱贱的主要原因是私铸小钱和外国轻钱的流入。”银和钱,孰贵孰贱,遵循的是供求关系。
黄金和白银,哪一个更贵重?经验事实上,至少历史上曾经长期存在白银比黄金贵的时期。彭信威在《中国货币史》第51页注脚中,写道“在公元前1000年前后,腓尼基及邻近国家通行白银有千年之久,而且银比金贵。古代希腊人认为黄金只值白银的十分之一。《旧约》中所记公元前7世纪时的情形也相同。在《摩西书》中,银质献礼在价值上等于金质献礼的二十倍。埃及人虽然金银铜并用,但他们同腓尼基等国人的贸易中,也使用白银。”
约翰·F·乔恩在《货币史》中,考察了西方英格兰、法兰西、威尼斯、德意志、西班牙等国从1300年到1900年金银之间的比价变动情况,平均来看,金银之间的比价,从1300年的1:10.04,变动到1900年的1:26.49。货币史上,金银之间兑换比率的变化无常是复本位制无法解决的痼疾。此外,国与国之间金银比率的不平衡留下了巨大的套利空间,套利活动使金和银在不同国家的命运迥异。但金银复本位制最终注定是要失败的,在经过多次波动后,到19世纪后,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最终摧毁了复本位制,使金本位制走上历史舞台。
 
补充一点,早期货币扩张,的确与战争行动联系在一起,是征服的历史。“货币跟着或者说伴随着刀剑而来”,希腊和罗马军队的军事行动,往往成为货币扩张和入侵的载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军队所携带的硬币就成为被占领土地的货币。公元前 449 年,雅典为了进一步推动货币统一,发布了一道法令:所有“外国”硬币都要交给雅典铸币厂,迫使所有盟国都使用古希腊雅典城邦的度量衡标准和货币。在中国,秦始皇灭六国后,随即统一了货币流通,秦半两在全国通用。不过,如果我们将视野拉的长远一些,可以看到,刀剑只是为货币进入异域流通提供了一张“入门券”,送来的货币进入流通后,照样要遵循货币流通规律。


推荐阅读:
  1. 货币常识:货币是价格标准与支付工具的统一

  2. 货币常识:货币的神圣起源

  3. 货币常识:货币形式流变

  4. 货币常识:金属货币流通并不意味着物价稳定

  5. 货币常识:钱荒


炒币助手
  • 加入新手交流群:币种行情分析、币圈热点解读
  • 添加助理微信,一对一专业指导:sokeol
  • 上一篇:【综改金服】独家|范一飞:关于数字人民币M0定位的政策含义分析

    下一篇:【工业品早评】欧洲疫情担忧上升,美元指数大幅反弹,有色金属重挫

    分享到:

    相关文章